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天长论坛

搜索
雪佛兰
祥生
查看: 645|回复: 2

我听《滚滚长江东逝水》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1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3-14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免责声明:发帖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天长论坛无关。请网友自行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今儿有空 于 2019-3-15 08:09 编辑

初听杨洪基的《滚滚长江东逝水》,当然是在电视剧《三国演义》热播的时候,片首的长江涛涛巨流配以杨洪基的浑厚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气势就有了,场面也是恢弘的。很遗憾当时也许是忙,也许是其它什么别原因,并没有深究曲、词。及至最近看了一本《帝国尽头是民国》这本书,其中,在说到民国时,许多名流,风骚一时,而今已是过眼云烟。提到了“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这几句,觉得很入境,很贴切,禁不住到网上搜到,听,再听……
   序曲很长,夹杂战鼓雷鸣,马嘶声啸,立马眼前就出现古时宏大的战争场面,随乐曲声音由低渐高,战场的画面由远及近,扑面而来,分明是电闪雷鸣马萧萧的画面。特地看了一下序曲的时间,50秒,应当说烘托很是到位。拨动的古筝的深沉的弦音几乎与杨洪基的浑厚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一道随暗伴的笛声从半空降下。很是纳闷,“滚滚长江东逝水”一句中的“逝”为什么不是“流”,认真地查了词的作者,是明代杨慎,是他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据推测,当是借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或者是受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个“逝”,的确比“流”更能表达心绪。但不管如何,其意境明了。千古的“英雄”也好,“风流人物”也好,一句“浪花淘尽”,灰飞烟灭。

  接下来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明显低缓,似在诉说,又似在评论,又像在感叹,叹息历史,感喟人生沉浮。几度夕阳红是变,青山依旧在,是不变,古今多少事没有一件都是在变与不变的相对运动中流逝,这是高深的人生哲理,亘古不变,颠扑不破。

    这倒像是李白所写的“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一样,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就写出了千年来文人骚客登高怀古时的心情,就登临抒怀而言,算是极致。面对如雪的残阳,萧瑟的西风,以及汉家的陵墓,当时的尘世的繁华、奢侈都已不复存在,只剩下我们对古与今,盛与衰、悲与欢的反思。与此一样,这首歌的这几句也唱出了超越生命个体的对历史的遥望,让人融入对历史的沉思之中。这又有了超越时空的情感力度,令人唏嘘。

   但是,且慢,从款款细语式的“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到逐渐高亢的“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却是向我们描绘出了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意境高而淡泊。想想,风平浪静的江湾,白发渔夫,悠然的樵汉,意趣盎然于秋月春风,相较于英雄,风流人物,究竟谁更风骚?这又有谁能说得清?

   对!根本就说不清,正因为说不清,所以,就让“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杨洪基的最后的“笑、谈、中”三个字的低沉音的演绎到位,恰似绕梁……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15 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
来自 Android 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15 08: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滚滚长江东逝水曲调词都非常好,你的热评也更好!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