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天长论坛

搜索
雪佛兰
祥生
查看: 750|回复: 1

[散文] 儿时记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2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免责声明:发帖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天长论坛无关。请网友自行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儿时记忆
             儿时记忆像一枚枚泛黄而久远的邮票尘封心底,时而重拾,甜美回忆又上心头,挥之不去如影相随。小时候,春天好像总是若即若离心神不定,油菜遍地黄花,还会邂逅一场暴风雪。夏天没有现在那么酷热难当,感觉蚊子也少的许多。最让我津津乐道的还是小时候的冬天,那种寒冷让人刻骨难忘冻的人那才叫刺筋剔骨的痛,特别是刮西北风时,立马让人毛骨悚然,现在像这种天气真的不多见了,有的爱美的小姑娘小伙子整个冬天只穿薄薄的衣衫。

               小时候的冬天虽说异常寒冷,但充满了浓浓的趣味,在农村也是一年中最悠闲的,那时候农村普遍不富裕,全村人整个冬天都无所事事。父亲农忙空歇会做点小买卖,虽算不上有多富足,但家中还是有点赢余的,比起四邻八乡,日子还算殷实许多。记得我六岁那年,整个生产队只有我家砌了四间瓦房,当年家里还添置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和一台“上海”牌收音机,这在那个年代,也算是破天荒了。那天全村老少像过节似的都不约而同的赶来。父亲很爱热闹,那年代的人,都很耿直很和气,有点小事大伙都会帮衬着,满满的人情味。你看屋里屋外都坐满了人,贤惠的母亲乐呵呵的钻到厨房忙活着给大伙炒瓜子,父亲则是递烟倒茶忙的不也乐乎。大家和父亲你一言我一语逗趣,父亲诙谐的回应,时而引起哄堂大笑。孩子们在人缝里挤来挤去,互相打斗嘻戏,本来不宽敞的小屋变得更加拥挤。我西头的大妈后脚刚迈进大门双手叉腰急不可耐的滋咧着嘴嚷到:大兄弟,听说你在城里买了稀罕物就别藏着掖着了,拿出来给大伙瞅瞅啊。父亲笑脸相迎:老嫂子,那有什么稀罕物,都是城里人不要的东西,您先坐喝口热水茶。西头大妈摆了摆手笑着说:又不是夏天口不渴喝什么茶啊,就是来想看看大兄弟的稀罕物。话音刚落引得大伙捧腹大笑,有的小佬还跟着起哄。父亲笑着搬来了凳子:老嫂子您先坐,您不说啊,我也打算拿出来给大会瞅瞅,这不大伙一到冬天都没事可做不是聚赌就是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我寻思着在城里带点什么玩意给大伙解解闷打发打发时间,省得又要去烂赌,弄得影响多不好,大伙说是吧。父亲边说边进入内屋捧出盖着红头巾的收音机,大伙齐刷刷的看过来。父亲揭掉红头巾:这玩意城里人都不喜爱了,现在一种带电的镜子,城里人管他叫什么来着,父亲抓耳挠腮苦思冥想拍了一下大腿:对,对,对,城里人管它叫电视机。父亲边说边打开收音机调试着频道:我原本打算买那玩意,可一寻思,家里面电压老是不稳,动不动停电,买了也没啥用,这不糟蹋钱吗。东头的四婆笑盈盈的边瞅着边走过来:二侄子,你说这么好的东西城里人都不喜爱,咦!这城里人真会过日子。父亲抬起头笑眯眯的:是啊,四婶。谁说不是呢。大伙都嚷着四婆不要说话。屋内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本来打闹不休的孩子们也停止了吵闹。乡下人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到平时很难看得到的洋玩意,一个个交头接耳压低着声音交谈着。我本家五爷听了一会坐不住了:我说二狗子,我年轻的时候在城里当长工的时候,有一次看见少东家骑着个铁驴子,那家伙比走路快多了,你五婶听你媳妇说你在城里也买了一辆铁驴子。父亲俯下身笑着:五叔,你说的没错。:那就取出来给大伙瞅瞅。五爷站起身双手别在后面似乎有点生气。父亲连忙陪着笑:您老别生气我这就去把它搬出来。父亲从西屋乐呵呵的搬出包裹好的自行车,小心翼翼的揭开包裹的布条,不一会儿一辆崭新曾亮的自行车呈现在大伙面前,男人们都小心翼翼的凑上前轻轻的抚摸着赞叹声不绝于耳。父亲有点得用忘形推上自行车领着大伙奔打谷场上走去,当着众人的面卖弄车技,本来并不熟练,骑的摇摇晃晃险象环生。打谷场上不断传出笑声和呐喊声。那天我在小伙伴们面前也着实挣足了不少面子,以前不够友好的还主动央求,找我一起玩耍。

               从那以后,我家每天门庭若市,乡邻们每天早早的吃完早饭,自带小凳像开会赶集似的,不约而同赶来只为听收音机,那时收音机里每天从早到晚都在说评书。母亲早早的就生起了木炭,屋内很暖和,父亲照例拿出几包烟,屋内不一会就坐满了人。男人们吞云吐雾,女人们则忙着针线活纳鞋底。屋内很快就烟雾缭绕了,女人们早已习以为常,可孩子们那里受得了个个呛得够呛,纷纷跑了出来。

              冬天确实很冷,所以经常会下雪,老天爷似乎总喜欢偷偷摸摸的下,当人们步入梦乡酣然入睡的时候,天空便会下起鹅毛般大雪。早上的太阳在鸡公公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的吹促下才懒洋洋的极不情愿的爬了出来。雪后的景色真的很美,到处银装素裹。在淡淡的阳光照射下,积雪上,树上、屋顶上、电线杆上,处处闪闪发光,仿佛老天爷一夜间遍地撒下了水晶,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易透,煜煜生辉。

              人们被突如其来的大雪而惊喜不已, 瑞雪兆丰年吗!雪下得很厚,正是狩猎的最佳时节,因为田野里到处铺满了厚厚的积雪,那些饥肠辘辘的野兔和惊恐的野鸡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串。村里的男人们心照不宣的又聚在了一起带上狩猎的工具铁叉和网罩哼着小调迈着欢快的步伐又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男人们狩猎很有经验,他们在野兔经常出没的地方撒开网,埋伏在一边。过了没多久,就有两只野兔充当排头兵,大伙围成一圈大喊大叫向前撵,惊慌失措的野兔向早已设好的陷阱猛串,野兔的归宿是可想而知的。突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喊发现了野鸡,大伙拿起叉子和罩拼命的追赶,雪地里的野鸡是很难觅到食的,不知它是冻得还是饿得,就连飞起的力气都没有了,也只有在雪地里奔跑的份。野鸡跑着跑着,突然掉进了一个大雪坑,怎么也爬不上来。男人们飞快的跑上去赶忙罩上罩子。雪地里传来了阵阵的笑声和叫声。雪地里也是孩子们的露天营地,打雪仗、滚雪球、堆雪人、滑雪橇,个个玩的不也乐乎。女人们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家里忙活着准备了好大一锅开水,就等男人们凯旋而归了。

                    不到响午,男人们拎着战力品野鸡和野兔,怀揣着收获的喜悦,脸上个个洋溢着得意的笑容。胜利的果实也是属于女人们的,她们同时也分享着收获的喜悦,眼下就是女人们的活了,她们各自分工井然有序的忙开了。掌勺依然是我的母亲,母亲的厨艺十里八乡都赞不绝口,大伙每次大边和都会选择在我家,母亲从不推三阻四傻呵呵的应承。男人们悠闲自得的走进小屋,又抽起了烟。女人们的确很麻利,没用多久就从厨房里飘出阵阵香味,那扑鼻而来的诱人香味把在野外打闹嬉戏的孩子们一个个引了回来,他们个个争先恐后的跑进厨房。男人们闻其香,一个个忙着摆桌子板凳,父亲搬出了平时都不舍得喝的两坛子好酒,今日要同乡亲们一醉方休。小屋内很快摆上了三桌,母亲总是老样笑嘻嘻的跑前跑后做她的后勤工作,没有一句怨言。小屋真的很小,显得相当拥挤但很热闹,在这里无不体现出相邻之间的和睦,彰显人世间那种最宝贵的亲情与友情。

                      时过境迁,我们身边的一切都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的农田早已被宽敞的马路,高耸的楼房,现代化的工厂,耳目一新的学校所代替,再也看不到以前沟壑纵横满目田园的景象。现在家家户户都盖上了小洋楼,和城里人一样生活美滋滋,就是再也看不到以往悠闲自得的情景,现在几乎家家门庭紧闭,各自忙于生计,见面的少了串门的也少了。父辈们感到失落,就连我也时常感到困惑,所以我经常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小区的路口苦苦的寻找着曾经的乡音,曾经最美好的儿时记忆。

mmexport1525589567017.jpeg
来自 Android 客户端

签到天数: 63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6-13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美文, 感受那时候的童年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