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天长论坛

搜索
雪佛兰
祥生
楼主: 半醉汉

[散文] 大圹圩农场十二年(1964——1976)

 

签到天数: 178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5-6-13 22: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免责声明:发帖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天长论坛无关。请网友自行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连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78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5-6-13 2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14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清运动,简称四清,是一九六三年初,中国共产党在八届十中全会上,要在中国农村逐步全面开展的一场政治运动。意在“反修防修”,防止政治演变。
    运动最初是基层“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四清,后来扩大为 “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的“社教”,全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从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和一九五九年的庐山会议,以及一九六零年“三反”,即反贪污,反浪。反官僚主义运动,到现在的“社教”,都是要突出毛泽东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
    因为毛泽东认为,基层政权,基本上掌握在阶级敌人手里。
    因而,每次政治运动落在实处,就是要找一个或一些斗争对象,找到一个或一些活生生的“敌人”来斗争,以此来印证毛泽东思想和阶级斗争理论的正确。
    当时的电影《夺印》,就是图解阶级斗争的典型文艺作品。
    寂寞落后的大圹圩农场后家湖分场的领导,自然不能不贯彻上层党组织的大政方针。
    为了落实“四清运动”不交白卷,后家湖的党支部王书记,就要找一个斗争对象来斗斗。
    找来找去,经过精心研究,他们找到了一斗争对象。
    他是寿县来的知青,姓田,叫田学宽,有二十六七岁了。
    此人和我住在一排房子。
    我们住的房屋,是一排三栋,每栋六间,我住前排中间一栋,他住东边一栋,每栋房屋间隔一个机车道。
    我对田某某很熟悉。
    因他喜欢写毛笔字和古诗词,我经常去他的住处和他谈天。
    他见我年纪小,开始看不起我,对我有些不屑一顾。后来我们开始交换书籍看,他才逐渐对我有些好感,最后是刮目相看。
    他写得一手好柳体,中规中矩,功力深厚。他的生活惯比我们大多数人都讲究,估计他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比较优越。
    他自己用砖头和木板,在床头边垒了一个“书案”。只要干完活、吃完饭,他第一件事情就是练毛笔字。
贴在他自己床头上他自己所书的李煜《虞美人》条幅,与周围的环境是那样的不协调。
    “春花秋月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五代南唐李煜,被俘在汴梁,即今河南开封。词中李煜抒发了对故国之思和俘囚苦恨,感慨着亡国之君的人生愁苦和帝王之恨。
    在那种大环境下,田某某如此不合时宜,可以说挨斗是一种必然。
    但他意识不到这种潜在的危。
    我曾提醒他,写个“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条幅,换下这个《虞美人》,以免别人吹毛求疵,无端祸起。
    他听后,以为我庸人自忧。
    他认为他写的这些,都是传统文化的经典,与社会上一些应景、浮浅、势利的政治口号,不可同一而语。
结果,田某某果就在这个条幅上出事挨斗。
    这是我人生中对政治形具体判断正确的第一次印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14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秋水人》与“抓饭”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天色一天比一天黑的晚。
    吃完晚饭,人们洗过澡,天还大亮着。
    睡觉太早了点,睡不着,就是睡着了,夜里也会睡不着,反而得不偿失。
    场里没有任何文体和娱乐活动,没有广播,也看不到报纸、杂志,少有书籍。
    做点什么来打发工余时间呢?
    这个时候,我们都喜欢聚集在稻场上聊天。
    那个会拉二胡的寿县知青田本阳,这天晚上将二胡带出来,在稻场上拉起来。
    很自然的,他身边很快就围上很多人。
    他拉的这支曲子哀婉缠绵,优美悱恻。我被那如泣如诉的音乐深深吸引,于是也围上去听。
    蚊子太多,他不时中断演奏,去拍打叮咬他的蚊虫。
    他一面打蚊子一面问:“谁会唱这首《秋水伊人》?”
    “我会。”我的一个室友、寿县知青沈荣辉说。
    田本阳说声“唱”,奏起过门。他身边其他喜欢音乐的人,主动为他用扇子驱赶蚊虫。
    沈荣辉调整一下情绪,动情地唱道:“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倩影。更残漏尽,孤雁两三声。往日的温情,只换得眼前的凄清。梦魂无所寄,空有泪满襟。几时里归来呦,伊人呦,几时你会穿过那边的丛林?那亭亭的塔影,点点的鸦阵,依旧是当年的情景。只有你的女儿呦,已长得活泼天真。只有你留下的女儿呦,来安慰我这破碎的心。望断云山,不见妈妈的慈颜。漏尽更残,难耐锦衾寒。往日的乐欢,只映出眼前的孤单。梦魂无所依,空有泪难乾。几时里归来呦,妈妈呦,几时你会回到故乡的家园?这篱边的雏菊,空阶的落叶,依旧是当年的庭院。只有你的女儿呦,已堕入绝望的深渊。只有被你抛弃的女儿呦,在忍受这无尽的摧残。”
歌词是如此动情,如此感人。
    这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曲,虽然沈荣辉唱的不是很专业,确听得我如痴如醉。
    若不是身边有人,我一定会潸然泪下。
    尽管我也读过唐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背诵过元曲“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多次看过、听过昆曲《长亭送别》中的“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这些离情别意的文化瑰宝,也深深感染过我少小的心灵。但与这首白话的《秋水伊人》相比,后者更现实、更贴近我的生活,因而更能震撼我的心。
    后来我才知道,这首《秋水伊人》是一九三七年的国产老电影《古塔奇案》主题歌。该片由张石川导演,龚秋香主演,贺绿汀词、曲,龚秋香演唱。
    《古塔奇案》早已禁演,我已无缘拜观。
    但谁也禁住《秋水伊人》这首歌曲的代代相传。
    它高贵典雅的艺术内涵,感染着社会上同病相怜的天涯沦落人。它给我的印象是那么深刻,那么沉痛,那么揪心!
    我开始学唱这首歌曲,经常在无人处轻唱“望断云山,不见妈妈的慈颜。漏尽更残,难耐锦衾寒”,以排遣心中的忧伤,抒发对慈母的思念。
    以致这首歌曲,对我来说已经刻骨铭心。在五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能烂熟地哼出这首歌曲。
    去年我和朋友去歌厅唱歌,我点了这首《秋水伊人》歌曲,我看见屏幕上的歌词竟将原词的“更惨漏尽”写成了“羹残楼静”,把“塔影”写成了“踏印”,把“篱边雏菊”写成“里边厨具”不一而足。
唉,惨不忍睹!
    儒雅厚重、优美婉约的精神食粮,并不能代替现实中的粮食。
    饥饿,仍然是我们生活中的最大威胁。
    当时,安徽城市成人粮食供应定量标准,是每月二十五斤半。我来到农场,我们农工的供应标准是四十五斤,比一般人的供定量已经高出接近一倍。
    注意,虽然城市成人粮食供应定量是每月二十五半,但这二十五斤半,是指标,不是成品粮。你得按国家规定的价格与票证,拿钱才可以买。此外,这二十五斤半粮食,并非全是大米或面粉,其中很大比例是配备的其它杂粮。如山芋干、玉米或其它杂粮。你要想买二十六斤,那另外的半斤就不是国家规定的价格了,叫黑价,也叫自由价。譬如:按我们六安当时的情况,有指标的大米,是一毛三分五一斤,买黑市大米是一元至两元一斤不等。
    俗话说“半桩子,饭仓子”,是说青少年时期人的饭量最大。
    实际上我们饭量大,是工作强度大造成的。也与这是长期吃不饱饭、饮食没有油水有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14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半醉汉 于 2015-6-14 08:24 编辑

    我在十来岁时,正值三年大饥荒,整天都饥肠辘辘的饥饿感。一次在上学路上,我发现街坊同学石荣皋从衣兜里抓出一把生大米在吃。
    我十分惊奇,问:“生米能吃吗?”
    他得意地说:“不但能吃,还很好吃。”
    言毕,给了我一小撮大米。
    我一吃,果然芬芳可口。
    我在家里的米坛子里只抓了两次大米,就被母亲发现。
    母亲说,这是一家人度命的粮食,你怎么能私自一个人吃呢?要叫我们都饿死,就你一个人活着吗?
    我羞愧难当,表改过。
    母亲并不放心,从此就在盛米坛子里,在大米上做出暗记,我亦不敢再偷米吃。
    后来,我学会了在郊外找东西吃。
    这个本事,竟得益于国学大师王国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14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半醉汉 于 2015-6-14 08:31 编辑

    我少年时,有一次偶然得到几页残破的《人间词话》,竟爱不释手。从中,我知道了中国有个叫王国维的大学问家。
    《人间词话》里,尤其是其中“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界也。”对做大事、做学问的总结之语,使我茅塞顿开,受用匪浅。
    我之受用,与成大事业、做学问无关。但我知道凡事举一反三,皆可触类旁通。
    那时,我用这三招弄吃,解决饿肚子难题,很实用。
    我先在城郊附近四处观察,看什么地方有吃的,有能吃的,有能吃的而他人不敢吃的东西。此谓“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然后我不怕山高水远,或取他人眼皮下熟视无睹之物,用于充饥。如桃树油,是雨后桃树枝干上凝结的一种胶状物,食之芬芳可口,而他人决然不敢食用。于是,我乐得独自受用。此谓“衣带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个过程首先要受得苦中苦,其次是要冒中毒之危险,也叫实践出真知。由此两条,很自然地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美食却在,众人无视处。
    我不能不感激王国维,他这关于做大事、做学问三境界评说,使我在官灾人祸时没有饿死。
    今非昔比,如今桃树油已经是高档的医用保养品和美容原料了。不知道我面相长的不是很恐怖,是否与小时候吃桃树油有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5-6-14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心酸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14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到农场,供应粮定量标准是四十五斤,算是社会上定量最高的了,但我们还是吃不饱。
    一是超强度的繁重体力劳动太耗能,二是食物中没有肉荤和油缺营养,三是我们年轻,正在青春成长期量大。
    将近一个月没吃肉,我们既饿又馋。
    这天晚上,我忍不住班里提议,大家在一起凑份子买肉,明好好大吃一顿。
    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响应。
    一个叫大嘴的室友说,好主意,想吃肉的都来凑钱,买肉解馋!明晚叫食堂不要下我们的米,我们将米领出来,和买的肉放在一起,做顿“抓饭”吃。
    “抓饭”,是新疆特色食品。主要原料为新鲜羊肉,胡萝卜、洋葱、清油、羊油和大米。做法是先将羊肉剁成小块用清油炸,然后再放洋葱和胡萝卜在锅里炒,并酌情放些佐料。加水,等二十分钟后,再把洗泡好的大米放入锅内,要搅动均匀,四十分钟后,抓饭即熟。抓饭油亮、味香、可口,是维吾尔族的上等美餐。
    因后家分场有不少从新疆逃回来的当地老知青,有男有女。他们逃回来后又被安排在这里工作,且大多是已婚。
    我们从他们嘴中,得知“抓饭”这一做法。
    我们认为,只要将羊肉换成猪肉,按同样方法做,一定又省事又好吃。
    为难的是没有锅灶,在哪能将生肉做成熟食呢?
    我说我有办法。
    结果我们每人出六毛钱,加上两个女生也要参加,共十人,凑齐了六元钱。
    当时,粮食要票证才能购买,猪肉已经在自由市场放开,是五毛五分钱一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6-14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那个社会有点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14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我和大嘴在全班人员认同、掩护下,没有按时出工,我两人来到附近的农村集市,买了十斤猪肉,以及酱油、干子、辣椒、姜、蒜、葱等各类佐料。然后,我们又在食堂领取了我们晚饭的八斤大米。
    我带着大嘴,将我们买这些东西送到窑厂缪师傅。
    我告诉缪师傅两口子,我们晚上,有十个人要在他家做一顿饭吃。
    然后。我和大嘴才急急忙忙赶回大田干活。
    自第一次在缪师傅家喝酒,我后来又给他家送了两次我“隐藏”在水沟里的鱼,我和缪师傅已经很要好的朋友。
    他为人豪爽热情,我相信,即使我们不是好朋友,他也会帮这个忙。
    他家的厨房,在窑厂加班时,要充作临时食堂,因此锅灶很大,足以满足我们的需要。
    下午上班,我和大嘴又提前两小时溜走,我两人先拐弯抹角走了一小段路,以掩人耳目,然后才悄悄来到砖窑缪师傅家,开始抱柴草、挑水、磨刀、刷锅,做一些准备工作。
    缪师傅在一旁当技术指导,他老婆洗菜、切肉,配作料,具体全程操作做“抓饭”。
    我和大嘴实际上就是帮厨、打杂,等吃美味。
    缪嫂子边忙活边担心地问我:“大兄弟,你们一人一斤肉,将近一斤大米,这些‘抓饭’,你们一顿能吃的完吗?”
    我说:“放心,能吃完。”
    大嘴满怀忧虑地说:“大嫂子,能够我们吃的就不错了。”
    缪嫂子笑着摇头,目光里充满慈爱和怜悯。
    收工时,我们班参加凑份子的人,都来到了砖窑厂缪师傅家。
    此时,缪嫂子已经将“抓饭”做好了。
    满屋飘香,大家赞叹不已,馋得有些迫不及待。
    吃饭时,依然是负责值班分饭的人负责分饭,不同的是“抓饭”的量多,每人一大碗分不完。
    大家集体决定:一人先分一大碗吃,也请缪师傅一家人来吃“抓饭”。吃完后,要是有多余的,包括锅巴在内,酌量再平均分配。
    此议被一致通过。
    我在吃饭的时候,被缪师傅悄悄喊过去,原来他是要我陪他喝酒。我自然乐意奉陪,甚至有点求之不得的感觉。
    这顿饭吃的那是叫个美啊,至今思来,还垂涎欲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