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天长论坛

搜索
雪佛兰
北京现代
楼主: 半醉汉

[散文] 大圹圩农场十二年(1964——197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19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免责声明:发帖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天长论坛无关。请网友自行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故乡人喝茶很讲究,泡茶都用城外淠河的水,那是大别山各路清泉汇集而形成的一条大河。
    我家住的大杂院里有七八户人家,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家家户户知根知底。从婚丧嫁娶,到饮食起居,谁家的事情都不是秘密。哪家要是有人病了,或有老人干不动的家务活计,抑或有别的什么困难,不消张口诉苦,立刻有人主动帮忙。如果不是出远门,出外办事,院子里人从来不锁门。
    除了冬天和阴雨天,吃饭时,家家都把小饭桌搬出来放在门口吃饭,人们边吃边聊天。要是有谁家大人在吃饭的时候,有事情耽误了没回来,他家的小孩一定不会挨饿,总有人会喊这个孩子去吃饭。当然,孩子也都不客气,吃别人家的饭往往感觉更好吃。
    夏天吃完饭,男人们就会将竹凉床摆放到院子里,床底下点燃一支土制的蚊香,在院子里睡觉。这时,孩子们就会缠着住在我家对面的王先生,要他讲故事。我则会溜进大戏园子,跑到后台去看演员们化妆,等待开演看戏。
    只是这一切都离我远去,而且来的是这么急速。
    大办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和大跃进,彻底打乱了我家平静的生活。
    因为所有的市民都必须参加挖新河,参加大炼钢铁烧小高炉的义务劳动。
    所谓义务劳动,实际是强迫人参加,我母亲自然也不能例外。她每天清晨出门,傍晚方归。劳累一天,回来后匆忙洗漱,倒头便睡。
    我则不仅要上学,自己弄吃的,找吃的,还得兼顾照料比我小四岁的弟弟。
    时在一九五八年,那时我十岁。
    后来的生活更加不堪,因为大跃进的恶果逐渐显露,人为的大饥荒扑面而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20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家书和学雷锋活动
    来后家湖后大约十几天时,曾给母亲和在金寨的二姐写过信。后来我收到二姐的回信,知道她已经结婚。二姐夫叫肖汉友,我六二年在金寨上小学时见过他。他是合肥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生,当时在金寨师范工作。他是个勤于学习,性格执著而宽厚的人。为人行事,正直豪爽。
    二姐在信中诉我,准备将母亲和弟弟接到金寨,跟她一起住。这使我顿时减少了后顾之忧,感到很大安慰。
    二姐在回信中,再三嘱咐要我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学习。
    现实对我来说,好好工作就是要拼命干农活。好好生活就是别管什么破衣烂衫,有衣服穿就行;别饿死,不要饿出什么病来,能凑乎活着就好。
    难道这就是我应该过的生活?难道这就是我们通往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生活现实?
    《离骚》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上下而求索”的诗句,警策着我。鞭策我苦苦寻找着答案,强迫我思索:共产主义学说,是不是一场大骗局?
    我为我大胆的想法感到吃惊。
    当时,有个罪名叫“对现实不满”。
    我这么穷苦,对现实当然不满。但为了自我保护,我不敢、也不会公开说。私下里,我会将满腹牢骚,在好友和信得过的人面前宣泄一番。
    他们的感觉,自然与我一样。
    二姐的回信中,只有“好好学习”这句话,说到了我心里。
    尽管我听过不少戏文、大鼓书,也看过不少书籍。但我毕竟没进过中学的门槛,文化底子很薄。我知道,要想明白社会上的事,就必须好好学习。也只有好好学习,我才能获得更多的知识,才能正确、准确地认识社会。
    二姐给我寄来几本,都是宣传董加耕、邢燕子、候隽这些知识青年榜样的,还有一本学雷锋的。
    二姐的殷殷之心我自是理解,但我对这种宣传读物一点也不感兴趣。
    董加耕、邢燕子和候隽等人,若能一辈子在乡下种田,我肯定钦佩,哪怕他们下乡种田就是为了沽名钓誉,我也钦佩。但我坚信,他们很快就会进城,不会在乡下终老农耕,一辈子心甘情愿去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实践证明,我的预料是正确的,能经得住历史检验。
    对待提倡学雷锋,我是相当不屑。
    纵览雷锋事迹,无出类拔萃之处,甚至连过人之处都没有。学习他什么?说到底,是学习他的甘当一个“革命的螺丝钉”精神。可是,做一个革命的发电机,不是比做一个“革命的螺丝钉”更有价值吗?
    后来林彪对学雷锋的题词是:“读毛主席的书,听毛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但是,做毛主席的好将帅,好战友,不比做毛主席的好战士更有贡献吗?为什么不鼓励人民以下为己任,做大事情呢?
    何况,我国古代著书立说、行侠仗义、除恶扬善的人物多得很,为何不学习那些济世立言、侠肝义胆的古人?
    我知道,我这种理智正确的想法,在当时的政治高压大环境下,却是“反动”的。
    将正作邪,这样的社会现实要有多可怕?
    当人们将欺骗的宣传,当成是正确引导的时候,社会已经有病了。
    当人们明知道这种宣传是欺骗,而不去戳穿,还跟着欺骗的时候,社会已经病重了。
    当人们明知道这种宣传是欺骗,不仅自己不敢去戳穿,还反对别人说出相的时候,这个社会已经病的很重了。
    可以说,自反右派、庐山会议始,我们的社会就进入了黑白颠倒的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73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6-20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本书+t7+我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7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6-20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外公外婆就是大圹圩的的,几十年前从寿县过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20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20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oo^Me尛蕙 发表于 2015-6-20 14:00
我外公外婆就是大圹圩的的,几十年前从寿县过来的

哦,谢谢!也许我认识,能告诉他们的名字吗?不方便就发消息告诉我,好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20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小说、诗词和元曲,古今中外的小说我都喜欢,包括戏剧和电影文学。我痴迷热爱文学,如饥似渴地看各种书籍。一些名著自不必说,就是些较冷门的如《明清话本》、《围炉诗话》、《緑窗新话》和蒙古的《一层楼》,日本的《黑潮》等,我都不止一次看过。
    之所以说是不止一次看过,不是记不住这些书的内容,而是上面许多字我不认识,妨碍我对书中一些词句的理解。没办法,我求知心切,只有先囫囵吞枣看一遍。好看、有益的话,我再查着字典对照着慢慢看。
    看书,写字,和想办法弄点什么能吃的东西,是我工余后主要生活内容。
    生活,总有一些无奈的事情,上班干活,吃饭休息,加上看书写字,尽管时间紧张,我还得抽时间打扫个人卫生。
    收工晚饭后,在井台边洗衣服的人很多,必须排队等很长时间。
    要想不排队,就要端着脸盆到很远的大排水沟边去洗,很麻烦。
    我对洗衣服、刷鞋子、清洗被子这些日常卫生的事情,没有兴趣。不到万不得已,衣物都是尽量凑乎、将就着使用。
    我要挤出时间,看书、写字,我的确做到了好好学习。
    客观地说我也不勤快,有时候,连泡在脸盆里的脏衣服,都懒得及时洗,要等到用脸盆的时候,才去洗。
    这时候,场里的学雷锋活动,帮了我不少忙。
    一九六三年春,《中国青年杂志首先刊登了毛泽东“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接着《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中国青报》等都刊登了毛主席的题词手迹。
    继而,全国轰轰烈烈开展起“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学雷锋”活动。
    我们大圹圩农场后家湖分场自然也不会例外,也要开展这个活动。
    那个姓郭的女团支书,对学雷锋活动特别积极。不仅自己带头学,还带领一帮女团员、女积极分子学,整日介要助人为乐做好事。
    后家湖就这么点大,都是年轻人,没老太太要搀扶,没拉车的帮推,路上也没猪屎,怎么助人为乐?
    可姓郭的女团支书有办法。
    下午收工,晚饭后,她会带领一帮女团员和学雷锋的女积极分子,挨门挨户到男生寝室找脏衣服洗。
    我喜欢、我高兴,我更是热烈欢迎。
    我们寝室的人都勤快,就我一人给她提供这学雷锋的机会。每次她来,我都有一脸盆脏衣服在恭候她大驾。
    姓郭的女团支书是真学,并不讨厌我的懒惰。
    她端起我的脸盆就走,洗完后先将我脸盆送回来,再将我衣服晾干、叠好,没扣子的地方还给钉上扣子,有破的地方,还给我缝补一下,然后再送给我。
    我很感动、感激,真的。
    忽一日,这个姓郭的团支书不知怎么心血来潮,在大清早来到我们寝室里找脏衣服洗。
    这一下,就发生难堪的事了。
    一室友大约夜晚做了什么美梦,早晨起床后他换了个裤衩子。他将脏裤衩子泡在脸盆里,打算中午收工回来洗。
    泡裤衩子的时候,他还开玩笑说:“唉,我可怜的孩子们啊,你们还没见到你娘,被你老子将你们按在水里淹死了,你们可别怪老子心狠啊。”
    引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就在我们吃早饭的时候,姓郭女团支书走进来。她四下一看,别人都没脏衣服,就他这一个脸盆里有个裤衩子。姓郭的女团支书也不说话,端起他的脸盆就走。
    我这室友当即羞臊得满脸通红,连赶忙上去和她抢夺脸盆。
    他气急败坏地说:“哎哎,郭书记,我的衣服不要你洗。”
    姓郭的女团支书紧紧拽着脸盆,认真地说:“我也不是专门为你洗服,我是要用实际行动推动学雷锋活动,你要支持。”
    我这室友急不择言,说:“我不支持。”
    姓郭的女团支书一愣,说:“啊?你竟然不支持学雷锋活动?”
    我这室友也知道说漏嘴,解释说:“我不是说我不支持学雷锋活动,我是说我不支持你在我上学雷锋。”
    姓郭的女团支书不解,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这室友不好说,抢过脸盆,狼狈逃窜。
    姓郭的女团书气得站在那发愣。
    大家都在偷笑。
    姓郭的女团支书觉察出有人偷笑,很生气。她发火说:“笑什么?你们觉得学雷锋这件事很可笑吗?”
    大家都不说话了。
    气氛很尴尬,我解围说:“人家自己也要学雷锋,你不能不给他学雷锋的机会嘛。”
    姓郭的女团支书眼一瞪,说:“自己帮自己做事情,不叫学雷锋!”
    我只好暗示她说:“郭支书,你这次不在他身上学雷锋,你就是大大的学雷锋了。”
    一屋子的人都大笑起来。
    姓郭的女团支术大约也已经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脸一红,走了。
    她这次学雷锋活动,给我带来很大损失。
    从此以后,那些热衷于学雷锋的女同胞们,再也没到我们寝室来过,都不敢帮我们洗脏衣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6-21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t21+有年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22 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22 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法定假和废除分饭
    对吃不饱,工资低,买什么东西都要票证的社会现实,大家都没什么怨言,或者叫敢怒不敢言。这是政府规定的,谁敢反对?
    不但不敢反对,很多人还装出很拥护的样子。
    大家都习惯听别人说假话了。
    无情的事实是,你一旦打算弄清楚一些什么事情,你就步入了险地,危险了。你一但将对现实不满的话,向别人诉说出来,你就有犯罪事实了。
    几年前历历在目的“大跃进”大量饿死人的事,报纸不说,文件不说,你也不能说。
    你不将党和政府的“失误”,说成是错误。你只能理解、体谅这些“失误”,而不能批评、指责这种错误。这是政治立场问题,否则,你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至今,我们官方有关单位,对“大跃进”大量饿死人的历史事实,还是讳莫如深。
    社会环境,几十年来在本质上没有大的进步。生态环境,则是在大踏步倒退。
    那时生活苦,但还不敢想象我们呼吸的空气,也会大面积污染,更不敢想象大面积的空气污染会这么严重。更更不敢想象,有些地方土地里耕种、生长出来的农作物粮食中,会含各种有害元素,会有毒。
    大自然报复人类,并不在乎你信奉的是什么主义,只惩罚违背自然规律的人。
    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显然违背自然规律、客观规律。
    当时,大家都有这个常识,知道对工作累,吃不饱,工资低,买什么东西都要票证这种事,有意见也不提。因为不仅提不通,弄不好,你就成了“落后分子”,是和党组织离心离德。再严重一点,还可能将你提的“意见”,给“变”成是别有用心“攻击”社会主义,成为是你反对社主义的证据。那就是政治立场、是是敌是我的大是大非大问题啦!
    那就要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故大家对此,心照不宣。公开场合,言谈不越雷池一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